湖北一家三口返程复工 隔离期却被通知不用上班了


另一位同事告诉记者,在与感染患者互动期间,他们为一线护士提供了塑料防护服,凯利帮其他人获得了这一防护装备,他自己却没有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Wendy很担心,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。“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,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。”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,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,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。“他们很自信,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,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。”

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,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,早高峰人挤着人。那个时候,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,而且每日递增。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,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。

小陈决定留下来。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——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,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,生命受到威胁,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。

纽约疫情:一步步变得比武汉更严重

小陈说,“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担心。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,还在努力往回捐钱,捐物资。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,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。”

“为了顺利回国,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”

北京时间3月27日凌晨,Wendy告诉记者,今天感觉已经好多了。如果后面病情加重,她有可能会去诊所,但是特别担心交叉感染。Wendy说,她的一个朋友也是轻症,但由于检测时间早,结果出来了确为阳性。那个朋友在家呆了十多天,药都没吃也就自愈了。

美国的重灾区在纽约州,集中了全美近一半的确诊病例,而人口密度极大的纽约城则是纽约州的疫情中心。现在,这座世界著名的大苹果城被很多人比喻为“美国的武汉”,“甚至比武汉严重得多”。